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许秋红 > 我在美国做主妇:半夜就诊记  

我在美国做主妇:半夜就诊记  

女友中像我这样独自在美国陪孩子的不少,老公一年跑几趟,平时家里大小事全凭自己搞定。这样的日子,不练成女汉子也难。有回一群妈妈小聚,我感慨道:“我们这些人平时连病都不敢病,只能等孩子放假,才敢病一回。平时都用我们强大的意念把病赶跑了!”此言一出,大有共鸣。

来美国五年,没病过几次,而且都是在孩子放假时,最搞笑的是大儿子十年级暑期学校结束,中午我把他接回来,带着两个儿子吃过午饭,开始觉得不对,下午就开始发烧、咳嗽。最初没当回事,结果时好时坏的成了支气管炎,整日疲倦,只好去医院开了抗生素,一直吃了一个星期。等到开学前的一天,所有的药都吃完,不咳了,人也精神起来,神奇地进入到每天早起做饭送孩子的状态。

我真是很庆幸,自己身体一向不怎么好,但平时基本不会生病,要不还真是不好办呢。虽说朋友们都可以互相帮忙,但必竟大家都有自己的时间表,住的又分散,协调起来总不是那么简单。

在美国这几年,带儿子看过病,带老人看过病,我自己只有两次就诊经历,一次就是前面说的支气管炎,再有一次就是几天前,我半夜跑去看了一次急诊。

那是上周四的晚上,洗过澡,靠在床上看书兼看微信朋友圈,一抬眼,发现居然已经过了十二点,赶紧去浴室刷牙。可能是看手机累花了眼,不知怎么的,一失手,把一向放在洗手台上的一只玻璃酒杯打翻了。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扶,可此时杯子已经摔碎在台子上,我的右手正好按在碎玻璃上,血当时就冒了出来。

我检查了一下,右手的大拇指被割了两条口子,用纸巾按住,纸巾马上就湿透了。打开抽屉,拿出创可贴,发现只剩下一个。拿出来包住伤口,血从边上流出来。只好又用纸巾按住,找了根橡皮筯把拇指根勒住,帮助止血。过了几分钟,看纸巾上没有太多血,但是手指变成了紫色,知道手指缺血,只好把皮筋松开。但是这么一松,血一下子又冒个不停。我就这么勒一会儿松一会儿,一直折腾了半个小时,还是没有止血的迹象。看看时间,已经12点40了,再不止血,我也不能这么来来回回地折腾这根橡皮筯啊,又担心是不是有碎玻璃在伤口里才会这么一直流血不止,想想还是去趟医院吧。

这样决定了,就去小儿子房间叫醒他,告诉他妈妈手割破了,要去医院包扎一下。小儿子正睡的迷迷糊糊,希里糊涂地答应着。我勉强换了衣服,用皮筋把伤口扎紧,开车去医院。

半夜的街道真安静。我一面开车一面想,上次去HOAG医院急诊是老父突然生病,再上次是小儿子半夜肚子疼得利害,担心是急性阑尾炎。一个人在美国带孩子,遇到事主要得靠自己扛。

到了急诊室,报上名字和社会安全号,护士来量血压,就带我进候诊室等医生。等医生的当口,我把皮筋和纸巾松开,血又冒出来。我很淡定地用左手从皮包里拿出手机,给右手拍张照片,眼睛的余光看到护士有点纳闷地看着我。

等了一个小时,正在犯困,医生来了,先是例行问有无过敏史、慢性病、药物依赖等等,我一边回答一边暗自得意地想自己的身体和生活习惯都够健康,就听医生说:“有无抽烟喝酒的习惯?”我正想说“No”,医生说:“哦,对了,你喝酒,所以手才会被酒杯割伤!”我被他逗乐了:“什么呀,我不是喝多了才伤到的!”医生也笑了,说“没事,我又不是警察!”转身让护士叫人送我拍X光,以便检查我伤口里有没有碎玻璃。一会儿,护士带个高大的护工推着轮椅来接我。我觉得这实在有点夸张,说:“我又没伤到脚,可以自己走!”护工说:“我推着你会快一些,你也舒服一些。”只好由她们去了。

拍了片子回来,医生在他的电脑上看了,过来告诉我,有一小片玻璃,他马上就可以取出来;我的伤口不需要缝针,包上我就可以走了。然后让我躺下,嘱咐我不要看他处理伤口,以防晕倒。

一时处理完毕,我看到护士用绷带把我的手整个包起来,因为这两条伤口比较深,双在关节处,需要在拇指上固定个小夹板,以免手指活动时会牵动伤口,影响愈合。护士走后,医院专门负责保险的工作人员又来复印了我的驾照和保险卡,告诉我会把帐单寄到家去。

我再看一眼时间,快凌晨三点了。走出急诊室时,护士很贴心地过来招呼“手不方便,小心开车!”

到家后,看看右手裹在绷带里实在壮观,再给右手拍张照片,和先前那张一起用微信发给老公。身为女人,该坚强时坚强,该示弱时示弱,这个道理我很明白。困劲上来了,怕老公看了打电话来问,又发一句:“新鲜经历,等着看我的博客吧。欧耶!”把闹钟上到七点,算着还能睡差不多四个小时,熄了灯,合眼睡去。

 
 
 
推荐 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