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许秋红 > 文章归档 > 2011年一月
2011年01月29日 03:06

和儿子的对话实录

和儿子的对话实录

大儿子放学回家,总是要脱了袜子,光脚在屋里走来走去,于是下面这段对话就常常在我们母子之间进行着。

我:你怎么不穿袜子?不冷吗?

儿子:不冷。

我:怎么会不冷呢?你看我,穿着袜子,我还得穿拖鞋。

儿子:我不冷。

我:我的拖鞋还是绒的。

儿子:我不冷。

我:你屋里有地毯,可起居室里是石头地呀,怎么会不冷呢?

&nb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26日 05:46

也来两条儿子语录

也来两条儿子语录

我的朋友燕赵乡人在她的博客空间中写不少儿子语录,她很细心地记录下了儿子成长的点点滴滴。相比之下,我要粗心得多,每天和两个儿子或是讲道理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或是说笑斗嘴被老父批作没有妈妈的样子。但不论我们说过什么有趣的话或是自认为有点哲理的话,常常是说完就忘了。所以看了乡人的日志,不免心生惭愧,同时暗下决心,给他们记一部成长日志----简易版的。

正这么想着,昨天晚饭后,两个孩子打开电视放起了《武林外传》,正演白展堂的老娘百般刁难佟湘玉,把干不完的家务活都交给湘玉。我就逗老大:“要是我将来这么对待你媳妇,你怎么办?”儿子说:“那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22日 13:43

捕鼠记

捕鼠记

我所住的小城尔湾(IRVINE)位于南加州橘郡,是个优美且安静的小城。我住在小城边上,已经属于自然保护区了。

既是自然保护区,风景、空气也就不用赘述了,我想说的是这里的小动物。

刚搬来时,看到山坡公路边立着牌子,上面画着奔跑的鹿,提醒人们小心动物。问邻居,告诉我说,以前有过,现在人多车多,鹿是不会有,但野兔、刺猬、臭鼬还是不少的,在山里还有土狼(coyote)。

住到这里一年了。野兔、松鼠经常会跑到院子里,松鼠在树下找东西吃,野兔到花园里挑鲜嫩的根茎。它们不怎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14日 04:59

这句名言是谁说的?(转贴)

这句名言是谁说的?(转贴)
     在一所著名大学里的历史课上,教授正在向来自各国的同学提问:“要生存还是要灭亡。”这句名言出自谁的口中? 
沉寂了半天之后,古田站起来说:“威廉·莎士比亚。”

  “很好,被誉为“欧洲的良心”是指谁?
  “罗曼.罗兰。”

  “要么给我自由,要么让我死”这句名言最早出自谁之口?
  “1775年,巴特利克·亨利说的。”

  “很好,那么,‘民有、民治、民享’是谁说的。”
  “1863年,亚伯拉罕·林肯说的。”

  “完全正确,同学们,刚才回答问题的是位日本学生,可是作为欧洲国家的学生却答不出来,太遗憾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12日 13:34

《小城之春》中的爱情与婚姻

《小城之春》中的爱情与婚姻

1948年,著名导演费穆拍摄了电影《小城之春》。时至今日,许多电影界的人士都认为,这部电影当属中国电影的经典杰作。
      故事发生在抗战胜利后的一座南方小城里。又一个春天到来了,乡绅戴礼言和他的一家——太太周玉纹、妹妹戴秀,还有仆人老黄过着一如平常的日子。礼言在战争中失去了家产,重病缠身,丧失了面对现实的勇气,终日郁郁寡欢。妹妹戴秀倒是开朗活泼,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幻想。面对着家宅破败的局面,太太玉纹与丈夫礼言过着平淡无味的生活,夫妻之间相敬如宾,实则已没有感情可言。    
    &nbs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09日 13:47

.读蒋方舟“好年龄,好衣服”

.读蒋方舟“好年龄,好衣服”

刚看了蒋方舟的一篇文章,题目是“好年龄,好衣服”。转登在这里:

我的同学去旁观某个“大学风采女生”选美大赛,回来之后,他并不是一副餍足的模样,反而跟我谈起比赛的一个细节,几乎要怆然而泪下。他发现在比赛的第一个环节中,有五六个女生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,都是件粉红色毛线连衣裙。这显然不是什么默契,因为她们相顾彼此,一脸震恐。比赛结束,我的同学还没走几米,就找到这件衣服的出处,校门右手五十米处有个叫做“丑丫头”之类令人胆寒名字的服装小店,橱窗里“大减价”那一块儿,伶仃地展示着这件连衣裙。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08日 15:44

晚安,2010 – 秋的2010纪念册

晚安,2010 – 秋的2010纪念册
  评论这张
转发至微博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07日 14:17

《活着活着就老了》

《活着活着就老了》
        WANG向燕赵乡人推荐《活着活着就老了》。我上网查了一下,百度上说,“本书收录了冯唐近年来的代表作。这些随感而发的文字,表达了作者自由、时尚、前卫的思想、文笔犀利幽默,既调侃又老道深髓,极富哲理,常有惊人之语,既能让读者忍俊不禁,又能给读者的新的启迪。”WANG一直有种洞明世事的透彻,她说“话糙理不糙”。乡人是细腻的,且酷爱读书。于是我也找了来看。遗憾的是,没看进去。于是----话糙,觉出来了,明摆在那儿嘛;理不糙,因为没看进去,所以没觉出来。我在佩服WANG和乡人之余,感到些许不好意思,进而又寻思自己的脑子是不是越过越简单了。 ......
阅读全文>>